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律资讯 >  合同名称与合同内容本身不相符——合同须经批准方生效

合同名称与合同内容本身不相符——合同须经批准方生效


  本案例主要揭示两个问题:
  1.合同名称与当事人签约时的初衷及合同内容本身不相符,仲裁员应如何抓住实质对合同的性质作出正确判断;
  2.所有合同均须政府部门批准方能生效的法律规定可行吗?

 裁决书简介

 一、案情
 
  1985年5月9日,申诉人香港某公司(甲方)、被诉人深圳某租赁公司(乙方)、香港某公司(丙方)和被诉人深圳某公司(丁方)签订了85121号合同。合同规定:甲方向乙方提供100台15吨翻斗车;乙方以分期付款方式归还甲方货款及利息,分期支付丙方利润提成费并以利润提成支付丁方担保手续费;丙方对甲方的银行贷款予以担保;丁方对乙方分期归还货款本息予以担保。合同签订后,甲乙双方又于1985年5月16日签订了一份HD-008号销售合同。该合同进一步确认了100台翻斗车的总价额、包装、装运期、交货地点、支付方式等内容。1985年5月至7月甲方将总价额为7亿日元的100台日本三菱FV413JDL型15吨翻斗车分批运至深圳文锦渡。经检验合格,乙方全部签收了该100台翻斗车,乙方收货后没有按合同的规定归还甲方到期应付的货款本息及支付丙方到期应付的利润提成费;丁方也没有按合同和担保书的规定承担其担保责任,各方由此发生争议,经多次协商未能解决,甲方遂于1986年3月27日向我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
 
  申诉人在仲裁申请书中要求:被诉人乙方按85121号合同附件三偿还本息及提成费,计756,030,000日元及300,000美元。若乙方无法偿还本息,则由被诉人丁方按合同有关条款办理并承担担保人责任。
 
  被诉人乙方在1986年4月30日的答辩中称:85121合同偿还货款本息及提成费争议,均属事实,但按合同提取300,000美元的依据是利润提成费,按其原则应是只有利润才能按比例给予提取,目前该合同由于100台翻斗车经营出现亏损,所以不应提取,侍100台翻斗车盈利以后,才给予提取。
 
  乙方在1986年8月9日、12日致本会的函中以及在8月11日的庭审中提出:甲方对其出售的100台车曾向乙方提供过一个《价格说明书》,按照《价格说明书》,7亿日元总价所包括的各项费用,有的卖方没有履行,有的根本没有发生,这部分费用的金额,理应从总价中扣除;甲方没有把环宇汽车有限公司提供的车辆保养维修计划转给乙方,致使车辆未能进行维修保养;甲方虽然对乙方提供过一个有关维修保养的建议书(proposal),但甲方未履行其规定。
 
  被诉人丁方提出的答辩意见主要有以下几点:
 
  1.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涉外经济合同规定》的第2条、第5条之规定,85121合同必须经深圳市人民政府或其授权的主管部门批准才能生效,但该合同未经批准。
 
  2.85121合同中的担保问题违反国家有关政策规定。理由是:合资企业的外债担保,应该分保,全保是违反中外合资法规定的;乙、丙方之间无债权债务关系,丙方无权向乙方要求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更不能指名要丁方作为这种无理要求的承担者;按有关规定,丁方若向境外承受经济责任担保,必须申报,还必须有主管部门的书面意见。但丁方没有取得其上级主管部门的书面意见。
 
  根据上述,丁方认为,85121合同是无效合同,无效合同从订立时起即无效;丁方的担保行为依法律规定未经主管部门批准为无效民事行为,不承担责任;随著85121合同不能依法成立,丁方的担保责任随之不存在。
 
  3.85121合同违反签订合同必须贯彻平等互利、协商一致的原则。理由是:丙方和丁方在合同中同是担保人,实际上丁方承受整个合同的风险,但收取的担保手续费却是有条件的,为货物纯利润的10%,而丙方收取的300,000美元的利润提成费是无条件的85121合同第5条2款是显失公平的条款,丙方没有向乙方履行义务,就不能享有权利,其向乙方索取利润提成费是没有根据的;85121合同第4条3款是企图把国际金融市场上随时发生的汇损转移给乙方,实际是转移给丁方的条款,显失公平;85121合同第9条不可抗力条款应是免责条款,但又规定乙方承担责任,是不公平的。
 
  4.85121合同谓之曰《租赁货物合同》,但不具备租赁合同的形式条件,这是有意用《租赁合同》来掩盖其规避国家法律的行为。
 
  5.甲方关于100台车报价700,000,000日元,原来不可能达成协议,因为乙方不能违反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车价必须严格审定的指示。所以甲方编造了《价格说明书》,得出现金价格556,500,000日元的结论,才达成100台车的交易。《价格说明书》的3项费用有问题。甲方应对《价格说明书》的有关问题作出解释。
 
  6.这一交易有关的合同共有3个,在3个合同中(即85年1月的合同,85年5月的合同,HD-008号合同),HD-008号合同是主要的合同;依照HD-008号合同只能以85年1月份所签署的合同为本案裁定依据;向丙方提供的担保责任,不能依法成立;无论按85年1月所签合同还是按85年5月所签合同,甲方均无权向丁方主张权利,所有仲裁费用应由甲方自己承担。
 
  申诉人甲方对被诉人答辩的意见主要有以下各点:
 
  1.85121合同是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办理的,在法律上是有效的。
 
  2.《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并无分保或全保的规定,亦无全保是不允许的规定,该法的实施条例同样无此规定。
 
  合同中略去甲方为丙方反担保并要求丁方担保的环节而直接将丙方与丁方衔接在一起,此种做法原本丁方已同意,丁方为丙方担保绝非无理要求。
 
  丁方接受乙方100台车作抵押并为乙方向甲方担保,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了这一担保。该担保在法律上是完全有效的,丁方的担保义务是绝对不可免除的。
 
  外汇管理局批准担保前,要担保人提供哪些资料,应由外汇管理局酌情而定,有无主管部门的书面意见,不影响外汇管理局批准担保的法律效力。
 
  3.合同四方当事人互无强迫威胁欺诈的事情出现,不是协商一致,合同不可能志愿签订产生。
 
  4.《租赁货物合同》的名称是深圳市对外经济公证处加以改动而定的。
 
  5.《价格说明书》中的“购买期货保值费用”涉及到用美金贷款汇率损失的问题,未能被乙方接受。尔后双方同意将此费用改为在香港的检验费用。实际上《价格说明书》上的原条件已发生变化,该说明书也未列为HD-008号合同的附件。
 
  《价格说明书》上的货款单价700万日元,是“三菱”在香港总代理提供的优惠价,其他公司的报价与甲方的报价条件不同,是不可比的;该100台车的买卖是买方先收货使用后分期付款,不同于惯常买卖;翻斗车的价格是经双方协商,买方愿意接受,并在合同上签了字的。
 
  6.环宇汽车有限公司提供的车辆维修保养计划,就是由乙方收到的“proposal”。
 
  7.HD-008号合同规定的价格是包括车辆单价、保养维修、零配件、车辆检验等费用在内的-揽子价格。卖方的义务已履行完毕。其中维修保养等内容没有履行,责任不在卖方。
 
  1986年8月8日,申诉人致函本会,要求被诉人乙方及丁方承担申诉人因办理仲裁案件所支出的费用共54,200港元。
 
  丙方在1986年5月12日致本会的函中提出:85121合同并没有指明应在乙方盈利后从乙方的盈利中提取300,000美元付给丙方。不论乙方是否盈利,都要在一年半内支付这笔款给丙方。
 
 二、仲裁庭的意见
 
   仲裁庭审阅了申诉人和被诉人提出的书面申诉、答辩及有关材料,开庭听取了各方的陈述和辩论,并进行了调查之后认为:
 
  1.85121合同本质上是一个分期付款的货物买卖合同。这种合同经当事人就合同条款以书面形式达成协议并签字,即为成立。85121合同是经各方代表签字,并经深圳市对外经济公证处公证的书面协议,是一个有效的合同。被诉人乙方应按合同的规定承担偿还货款本息的责任。
 
  2.85121合同第1条及附件二规定,丁方对乙方分期归还货款本息予以担保。其中甲方是债权人,乙方是债务人,丁方是担保人,乙方并把100台翻斗车抵押给丁方作为其担保的保证。该担保得到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分局的批准,并没有违反国家法律的规定,是合法和有效的担保。被诉人丁方应承担其担保责任。
 
  85121合同第3.2条、5.1条规定,乙方向丙方提供按期还款的担保,该担保由丁方承担。实际上乙方对丙方没有偿还货款本息的责任,无须提供还款的担保,丁方对丙方也没有出具过担保书,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这种担保并不存在。
 
  3.85121合同是平等主体的当事人之间在预期各方都能从交易中得利的情况下经过协商自愿签订的,该合同的签订没有违反平等互利、协商一致的原则。
 
  4.85121合同是各方当事人共同制定的,合同的名称并非申诉人单方面确定,不存在申诉人有意用该名称规避国家法律的问题。
 
  5.甲、乙、丙、丁四方为同一合同的当事人,四方当事人在合同第3.3条中确认:鉴于丙方为甲方贷款担保,乙方同意支付丙方300,000美元的利润提成费。这表明,丙方的担保对乙方获得车辆有密切关系,乙方为此支付丙方一定的费用并非不合理。
 
  但该3.3条对乙方支付丙方的费用称之为利润提成费,规定了固定的支付数额和期限,而不规定依据利润提成的办法。各方当事人对此有不同的理解。这表明该条款的内容本身是有矛盾的,合同各方当事人对其含义有重大误解。该条款的内容应根据实际情况予以变更。
 
  6. 85121合同规定由乙方支付给丙方的利润提成费。甲方无权要求乙方向其支付300,000美元的利润提成费。
 
  7.买卖双方于1985年5月16日签订的有关100台翻斗车价格条件的HD-008号合同是对85121合同的补充,其内容与甲方提出的《价格说明书》有差别。《价格说明书》没有署明日期也未经签字盖章,对买卖双方没有约束力。有关翻斗车价格条件的规定,应以HD一008号合同为准。
 
  8.根据HD-008号合同卖方应对100台车在一年内提供维修的规定,甲方在合同签订后,曾向乙方提供过一个日本三菱公司香港总代理环宇汽车有限公司的车辆保养维修计划建议书(proposal)。建议书提出了保养维修等服务的内容、时间和用户为接受服务应提供的设施和条件。但乙方对此建议没有答覆。1985年7月环宇汽车有限公司曾派技术人员两人到深圳乙方处介绍车辆的使用方法,并留下联系地址和电话号码,以后也没有收到乙方的任何消息,乙方直至仲裁申请时从未就翻斗车的保养维修服务问题向卖方提过任何要求。车辆没有进行保养维修,不能说是甲方的责任。
 
  9.85121合同及HD-008号合同的标的物是同一批货物,即总价额为700,000,000日元的100台翻斗车。作为这两个合同的买方的乙方已接收了这批货物,其根本义务就是支付货款本息。
 
  85121合同对货款本息的支付方式作了规定,虽然HD-008号合同的支付条款不明确,并不影响买方履行其支付货款本息的责任。
 
  10.经调查核实,1985年5月9日,85121合同四方当事人签署了一份“85121合同修改签字会议纪要”,否定了1985年1月份合同,确定了1985年5月9日由四方签订的85121合同。被诉人丁方提出,“与这一交易有关的合同共有3个”,“只能以1985年1月份所签署的合同作为本案的裁定依据”的主张是不能成立的。
 
裁 决
 
  根据以上案情事实、责任分析和判断,仲裁庭决定如下:
 
  1.被诉人乙方应于1986年10月1日前(含10月1日)将逾期未付和到期应付的货款700,000,000日元,连同至还款之日止的利息(按贷款银行的利率计算),全部偿还申诉人甲方。
 
  2.前项债务,被诉人丁方负有连带偿还责任。
 
  3.85121合同第3.3条规定的由乙方支付给丙方的300.000美元改为100.000美元。被诉人乙方应于1986年10月1日前将该款项支付给丙方,逾期按年利率7%加计利息。
 
  4.乙方应补偿甲方因办理仲裁案件所支出的费用30,000美元。该款应于1986年10月1日前交付甲方。
 
  5.本案仲裁费40,000美元,由被诉人乙方承担30,000美元,申诉人甲方承担10,000美元。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

 评论分析

  仲裁庭在责任分析和判断中首先界定85121合同的种类和性质,他们的意见正确吗?
 
  85121合同究竟是租赁还是货物买卖合同呢?
 
  被诉人乙方对85121合同的有效性不表示异议,对其种类和性质亦未表示意见。
 
  被诉人丁方认为:
 
  85121合同谓之曰《租赁货物合同》,但不具备租赁合同的形式要件,合同中无明确的出租人,亦无明确的承租人,租赁何物不清楚,租期、租金无规定等等。这是申诉人用租赁合同名称来掩盖其规避中国法律的行为。
 
  申诉人代表在首次庭审中称它不是买卖合同,名称是深圳公证处加的。
 
  深圳公证处在1985年5月为85121合同公证后,即撰写了《公证工作积极为引进服务》的报告,详细地追述了为85121合同公证的过程,分析了原合同稿中存在的问题,其中第2点写道:
 
    “该合同初稿的标题就是‘合同’,再加‘编号85121’。合同标题不明确,合同内容也有不少含糊不清的地方,既像是分期还款的货物买卖合同,又像是租赁合同。如‘甲方向乙方以分期付款方式提供100辆15吨翻斗车’等条款,如果作为融资租赁形式,合同条款也不够明确。”
 
  该报告还写道:
 
  “经过承办人员的耐心工作,各方当事人同意对合同的有关部分作了较大的修正。”
 
  报告披露公证处对85121合同的定稿提出了意见,摘要如下:
 
  1.原合同是三方,加进丁方,由丁方当乙方的担保人,明确在担保期内合同货物的所有权属丁方,对担保方提供有效的保障。
 
  2.合同标题明确写明“货物租赁合同’,合同条款中也写明乙方在未还本付息前,对合同货物仅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甲方与乙方的租赁关系,以及各方的责任都进一步明确。
 
  请看85121合同:
 
  标题:租赁货物合同
 
  编号:85121
 
  订约人:(略)
 
  第1条:兹甲、乙、丙、丁四方同意,甲方向乙方以分期付款方式提供100辆15吨翻斗车,供乙方在营业范围内予以租赁,获取合法利润,丙方对甲方的借款予以担保,丁方对乙方分期归还贷款(货款)本息予以担保。四方同意抱着诚挚态度遵守本合同。
 
  第2条:当事人地址(略)
 
  第3条:合同货物
 
  1.为适应乙方在深圳发展租赁业务的需要,从日本进口l00辆(壹百辆)15吨翻斗车(型号PV413JD)(以下简称合同货物)。此合同货物由甲、乙双方同意进口,经乙方提出清单(数量、规格、性能等)。由甲方按国际市场价格予以报价,经乙方确认后,按乙方获准进口的深圳市政府批件予以办理进口手续。甲方以公司的名义贷款,丙方对甲方贷款予以担保。
 
  2.乙方向丙方提供按期违款的担保,当乙方按期还本、还息(详见还本、还息比例及日期表,即附件三1)前,乙方对合同货物仅有使用权,于按期还本、还息后合同货物的财产权转移给乙方。
 
  3.鉴于丙方为甲方贷款担保,乙方同意于一年半的担保期内分期支付给丙方300,000美元(大写:叁拾万美元)的利润提成费用(详见提成费支付日期表,即附件三2)。
 
  第4条:合同货物的金额
 
  1.合同货物的总金额不得超过相当于3,000,000美元(大写:叁百万美元)的日元,但合同货物可分期分批进口,分期分批进口合同货物的延续期不得超过2年,乙方归还合同货物贷款本息时间也相应顺延。
 
  2.甲方根据乙方的实际需要,按订单分期予以贷款,丙方按甲方的实际支付合同货物价格的金额予以担保。
 
  3.甲方贷款(分期分批)总金额为3,000,000美元(大写叁百万美元)等值的可兑换日元,利息不超过年息7厘(大写柒厘/年息)。
 
  第5条:担保
 
  1.乙方向丙方提供按期还款的担保,该担保由丁方承担(详见附件二之担保信)。在担保期内合同货物的财产权属于丁方所有。鉴于丁方为乙方承担按期还款的担保,乙方同意给丁方担保手续费,为该合同货物经营的纯利润的10%(百分之拾)。担保手续费的支付与乙方该合同货物经营利润分红同时进行。
 
  2.乙方同意向丙方(似为笔误,应为甲方)提供其董事会的决议(附件一)函,保证按期支付四方同意的还本、还息及应付给丙方的利润提成费。
 
  3.甲方提供的合同货物,乙方应予以保险。其保险单据交付提供担保的丁方。
 
  4.乙方获得合同货物后,其经营实施由乙方负责,甲方、丙方和丁方不承担任何责任。
 
  5.乙方需向深圳市外汇管理局或有关单位办理汇出支付还本、还息及支付给丙方利润提成费的有关手续,并提供证明(详见附件四)。
 
  6.丁方担保书需经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分局批准。
 
  第6条:转让和清盘
 
  1.于乙方尚未还本、还息和支付丙方利润提成费之前,乙方对该合同货物没有财产所有权,仅能予以租赁及长期租赁。
 
  2.乙方对合同货物的租赁应单独立账,不得与其他设备租赁相混同,便于结算。
 
  3.若因乙方的经营方针和范围有变动,不能继续经营此业务或不履行还本付息时,丁方有权清算其合同货物的实际金额,除拍卖合同货物外并对乙方的资产有权清算。应本着合理的原则,按合同执行。(以下略)
 
  租赁两字在合同中出现若干次,这究竟是买卖还是租赁合同呢?
 
  依中国法律,租赁合同一般具有以下法律特征:
 
  1.它是当事人临时转移占有权、使用权的契约,租赁标的物的所有权和处分权仍属于出租人。
 
  2.它的标的物是特定物,非消耗物,合同终止时,承租人要把属租赁物返还出租人。
 
  3.承租人要向出租人履行交付租金的义务。
 
  4.在租赁合同有效期内,租赁财产的所有权可能发生更迭,但新的所有人必须尊重承租人的合法权利。
 
  而买卖合同是指卖方按照约定将财产所有权移转给买方,买方依据约定接受财产并支付价金的合同交易。
 
  分期付款买卖合同属特种买卖合同的范畴。它是指当事人间约定对标的物的价金分期付款的交易。
 
  85121合同虽被冠之以“租赁货物合同”之名,条文中“租赁”一词出现若干次。仔细研究合同本身,并依照买卖合同和租赁合同的不同特效,不难看出,本案仲裁庭抓住事物的本质,正确地认定它是一份分期付款的货物买卖合同,其标的物的所有权在乙方收取货物后即从甲方转移到其手中,只是为了维护担保人丁方的权利,乙方在付清货款本息之前,所有权抵押给丁方罢了。
 
  我们不能因当事人认识模糊,又因合同被冠以“租赁货物”之名,而臆断此为甲方规避中国法律,也不能因此名是公证处建议添加,且公证处认为此属租赁合同,便为正确。正如被诉人丁方的律师所言,该合同不具备租赁合同的形式要件。仲裁庭应界定并恢复其本来的面目。
 
  被诉人乙方不否定85121合同的有效性,但被诉人丁方首先力图否定合同的有效性,进而否定其担保的合法性,从而把所有的责任推卸给申诉人。
 
  被诉人丁方答辩意见的要点之一称根据《深圳经济特区涉外经济合同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的第2 条、第5条规定,85121 合同须经政府或其授权的主管部门批准才能生效,但该合同未经批准。
 
  《规定》第2条:
 
  “(一)特区内中国的企业或者其他经济组织,与外国的企业和其他经济组织或者个人,在特区内为发展经济和技术合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确立相互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
 
  (二)在特区注册经营的外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之间,特区企业与外国的企业和其他经济组织、个人之间,以及特区企业与设在特区的中国企业和其他经济组织之间,签订在特区内履行的经济协议。”
 
  《规定》第15至18条分别规定了合资和合作、补偿贸易和“三来一补”合同应包括的主要内容,第20条第3款规定:“未列举的合同依照本规定的原则签订。”
 
  《规定》第5条:“合同必须经深圳市人民政府或其授权的主管部门批准方能生效。
 
  深圳市人民政府或其授权的主管部门于合同报批之日起3个月内将审批意见通知申请人。
 
  由于《规定》实际上适用于所有的涉外经济合同,包括了贸易合同,第5条便是一大败笔。要求所有的涉外合同都成为要式合同且为法定要式合同,违背了当事人意思自治及商品交换自由让度原则,带着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的深深痕迹,在实践中根本无法实施。如果所有的合同都以书面形式订立,又要报批,十有八九的商业机会都将坐失。
 
  无疑,有一部分特殊的书面合同,如合资、合作合同,须经审核批准,但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经济合同法》之第7条:“当事人就合同条款以书面形式达成协议并签字,即为合同成立。通过信件、电报、电传达成协议,一方当事人要求签订确认书的,签订确认书时,方为合同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由国家批准的合同,获得批准时,方为合同成立。”这样的规定才是比较全面和切实可行的。
 
  被诉人丁方的律师正是凭籍《规定》的第5条的不切实际的内容作为护身符以对抗申诉人的索赔。
 
  裁决书回答丁方的上述观点:85121合同本质上是一个分期付款的货物买卖合同。这种合同经当事人就合同条款以书面形式达成协议并签字,即为成立,85121合同是经各方代表签字,并经深圳市对外经济公证处公证的书面协议,是一个有效的合同。
 
  仲裁庭明智地回避直接否定现行法规的效力,实属无奈。被诉人丁方的律师也明了《规定》第5条的实际意义。在他们作为律师从业的经历中,接触的未报批而有效执行的外贸合同不计其数,但在无法以其他理由答辩时,只能以这条事实上无法执行的法规作为帮助其当事人逃避责任的救命稻草。
 
  法律界对《规定》第5条的批评,多年来持续不断。这种批评不是苛求,人们的用心是一致的,希望市场经济运作的规则有效可行。《规定》从公布之日起,其第5条就与实际脱节,现已施行10年而不修订。当事人“正确”地援引之,不能得到支持,法官、仲裁员又不能直接否定之,总不能算是正常的现象。经济法规是市场经济运作的度量衡,第5条规定不利于国内市场与国际的接轨,也妨碍海外市场与经济特区市场的衔接,当在修改或剔除之列。
 
  本裁决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获得好评。但本裁决书又不是完美无缺的。笔者认为,首先,丙方应当以正式申诉人的身份要求合同规定的30万美元,而不是由甲方代为要求,另在仲裁过程中仅以致函本会的方式陈述理由。
 
  其次,若甲方完全可以代表丙方提出索取30万美元的要求,则仲裁庭将符合同的规定调整为10万美元,根据似为不足。笔者曾专门就担保手绩费的问题请教过南洋商业银行顾问袁先生,他给予指教,摘要如下:
 
  1.公司担保。在香港一般公司是不会为其他公司作保的,除非是集团公司、子公司之间,且贷款银行又认为作保公司的资信特别好。
 
  2.收取担保费10%不足为奇。如果担保人认为风险大,他就会要求这样高额的手续费。如果事前有承诺、有协定,就不应改变。香港对此项收费并无规定,变化幅度大不奇怪。比如人身保险,对于银行职员,承保人只收其月薪的1%,而对从事危险工作的人,如给大厦抹窗的工人,承保人就要收其月薪的4%。
 
  裁决书发出后,仲裁庭的一成员反思,认为对30万美元的调整并无多少理由。
 
  最后,裁决申诉人甲方承担25%的仲裁手续费,亦难令他人悟出此决定的根据。
 
  虽然笔者分析了裁决书的几点不足,此乃个人之管见。即使存在着若干不足,也是瑕不掩瑜。

                                                 (黄雁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