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律资讯 >  担保责任及复利计算

担保责任及复利计算


主体资格---担保  责任的范围---复利---国际惯例---法规汇编与法典编纂
 
裁决书简介
 
一、案情
 
  1985年11月23日申诉人属下国际金融部与第一被诉人签订了编号为(85)C字第087号贷款协议书,第二被诉人以担保人的身份在该贷款协议书上签字、盖章。贷款协议规定,申诉人属下国际金融部向第一被诉人贷款550万港元,用于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合作经营的某饭店第二期工程的投资;该贷款期限为一年;利率按香港银行同业拆息率加1%计算,每6个月浮动一次;每期贷款的汇款日即为起息日,每半年结付利息一次;第二被诉人为该贷款的担保人,在第一被诉人不能按期归还贷款本息时,由第二被诉人负责偿还。当贷款期限届满后,因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未归还贷款的本金和利息,申诉人遂向深圳分会提请仲裁。
 
  申诉人在其仲裁申请书中提出如下请求:
  1.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立即归还贷款本金港币550万元,利息至1994年9月30日港币2,821,219.54元,合计港币8,321,219.54元。
  2.被诉人承担本案的仲裁费用。
  就上述仲裁请求,申诉人认为,自“贷款协议”签订后,申诉人已分三批将“贷款协议”项下的550万元港币借给第一被诉人。但在贷款到期后,第一被诉人未按期归还贷款本息,仅于1987年3月23日还款19,585.68港元。于是遂向担保人第二被诉人要求偿付,第二被诉人于1989年3月13日至1993年11月26日共还款2,669,265.85港元。之后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均未再向申诉人进行还款。两被诉人的这种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约,给申诉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申诉人认为,在利息的计算上,他们是将到期而未支付的贷款利息计入本金,并根据“贷款协议”规定的浮动利率算出下期贷款之利息,并以此往覆计算,至1994年9月30日止550万港元贷款本金的利息共计2,821,219.54港元。申诉人还解释说:之所以采用这种复利的计算法,是其给客户的外汇贷款是从国外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拆借而来,这些银行或金融机构在计算到期而未支付的贷款利息时,通常采用复利的计算方法。所以,计算复利是国际上或金融机构间实行的一种惯例。申诉人还提供了中国银行在1981年3月13日发布的《中国银行办理中外合资经营贷款暂行办法》中有关计算复息之规定,以此证明中国的专业银行也运用和肯定此种计算复息的国际惯例。
 
  就上述申诉人的仲裁请求和理由,第一被诉人答辩认为:
 
  1.造成第一被诉人未能如期归还贷款本息,是第一被诉人未能从第二被诉人处获得第一被诉人用其贷款投资应得的全部收益,故而第一被诉人便无力及时偿还贷款本息。
  2.在第一被诉人未按期支付贷款本息后,申诉人曾发函第二被诉人要求履行担保义务。此后,申诉人又与第一被诉人共同发函第二被诉人要求其直接向申诉人偿付贷款本息。之后第二被诉人也分期向申诉人支付了2,669,265.85港元。上述申诉人和两被诉人间的这些行为表明,“贷款协议”的债务人己由第一被诉人改变为第二被诉人,债务发生了转移。
  3.对计算复利,第一被诉人认为应按“贷款协议”的规定办理,“贷款协议”并没有规定复利的计算方法。
 
  第二被诉人答辩认为:
 
  1.本案争议所依据的“贷款协议”是以申诉人属下国际金融部之名义与第一被诉人签订的,第二被诉人作为担保人在协议上签了字。而申诉人属下国际金融部仅是申诉人下辖的一个职能部门,不具有法人资格。尽管申诉人的签字人是其公司的副总经理,但他仍不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况且他是以申诉人公司国际金融部的名义签订合同的。因此,按照中国的有关法律,该“贷款协议”应是无效合同。既然作为主合同的“贷款协议”无效,作为担保协议的从合同也自然因主合同无效而无效。所以,第二被诉人不应承担担保责任。
  2.“贷款协议”的贷款期为1年,而申诉人却在三批趴畹耐ㄖ?校??50万港元的借款期改为6个月。这里单方面修改“贷款协议”。申诉人方在放款时,也专按“贷款协议”第五条规定的“提款手续”行事,仅凭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提交的“用款计划”就进行放款,违背“贷款协议”规定的提款必备程序,而这一提款的必备程序是第二被诉人履行担保责任的先决条件。申诉人上述这些行为均改变了第二被诉人的担保范围,故第二被诉人的担保责任因此而免除。
  3.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从1987年3月23日以后共分16次向申诉人还款港币5,329,500.67元,而不是申诉人称的2,669,265.85港元。未经两被诉人同意,申诉人将前述两被诉人还款数扣除港币266万余元作为另一笔贷款的还款。第二被诉人表示反对。此外,第二被诉人还对申诉人将银行间因转款而发生的银行费用负担归于两被诉人的做法提出异议。
  4.第二被诉人认为,“贷款协议”并未有复利的计算的规定,申诉人单方计算复利的做法,为中国法律所禁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七条规定:“出借人不得将利息计入本金谋取高利。审理中发现债权人将利息计入本金计算复利的,只返还本金。”申诉人所提供的《中国银行办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贷款暂行办法》因是针对向中外合资企业贷款的,不适用本案。
 
二、仲裁庭的意见
 
  仲裁庭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均未对其争议的事项选择适用的法律。由于本案的贷款方(申诉人)的注册地在中国,贷款的行为也发生在中国,本案的贷款协议与中国有最密切的联系,故本案之争议应适用中国法律解决。
 
  根据对双方当事人争议的审理,仲裁庭确认如下事实(下称事实):
 
  1.1985年11月23日申诉人属下国际金融部与第一被诉人签订了编号为(85)C字第087号贷款协议,第二被诉人以担保人的身份在贷款协议上签字、盖章。
  2.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向申诉人提交了用款计划,该计划注明需用款分三批划分:第一批时间为1985年11月30日前,金额为300万港元;第二批时间为1985年12月15日前,金额为150万港元;第三批时间为1985年12月30日前,金额为100万港元。
  3.申诉人按用款计划的金额数分三批向第一被诉人发出了放款通知,通知中有“该款借期为6个月”的字样。
  4.第一被诉人向申诉人出具的收到申诉人上述三批放款的三份收据,总金额为550万港元。
  5.1988年10月25日申诉人以投资公司的名义,向第二被诉人发出编号为(88)粤信投金字第39号通知,通知要求第二被诉人将申诉人与本案两被诉人共同签订的C-84009和(85)C字第087号两贷款协议本息,计8,790,449.99港元归还申诉人。通知注明“根据三方共同签订的上述贷款协议书规定,现我公司特此通知贵公司将计划分期归还第一被诉人在某饭店投资额的外汇分期直接汇入我司帐号。我司将与第一被诉人共同正式通知贵方按照上述手续办理”。
  6.1988年10月31日,申诉人又以公司的名义和第一被诉人一道联合向第二被诉人发出要求偿付C一84009和(85)C字第087号两贷款协议本息合计8,790,449.99港元的通知函。该通知函注明所要求的还款是作为第一被诉人在上述贷款协议项下偿还其对申诉人相应金额的部分债务以及扣减贵公司在合作经营某饭店的合同项下应偿还第一被诉人外汇投资的金额。
  7.第二被诉人从1989年3月6日至1993年11月10日,先后15次向申诉人汇款的回单,汇款合计5,234,109.05港元、9,800美元,在该全部汇款回单上均注明收款人为申诉人。
  8.申诉人确认收到第二被诉人还款,共计5,290,222.68港元(其中9,800美元还款在银行扣除6.47美元费用后,银行按1美元兑7.7075港元汇率折75,483.63港元)。收到第一被诉人1987年3月23日还款19,585.68港元。
  9.中国银行某支行提供的证明材料,声称已将19,000港元于1992年12月26日汇给申诉人在香港的帐户。
  10.根据第一被诉人向仲裁庭提交的有关(85)C字第087号贷款协议项下借款清单,第一被诉人对申诉人提供的每期利息的利率确定一致。第二被诉人也未对该利率表示任何异议。
 
  根据上述确认的事实,仲裁庭作出下列判断:
 
  (一)关于“贷款协议”的有效性
 
  仲裁庭认为,虽然根据事实1项在订立“贷款协议”时,申诉人是以国际金融部的名义与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签订的,但正如事实5、6、7项所表明的那样,申诉人曾于1988年10月25日以其公司的名义单独发函致第二被诉人,之后又于1988年10月31日又与第一被诉人一道联合致函第二被诉人,要求第二被诉人将第一被诉人应得的投资收益直接向申诉人偿付。第二被诉人在收到上述两份通知后,也径直向申诉人作15次汇款。而每次在向申诉人汇款的回单上均注明收款人为申诉人。上述申诉人和两被诉人的这些行为使仲裁庭作出这样的判断:申诉人已把对其属下金融部签订贷款协议的行为视为他自己的行为,且申诉人又是一个有权订立外汇贷款协议的法人机构。第二被诉人向申诉人径直汇款的行为,也表明第二被诉人对申诉人的这种确认表示了认可。同时,仲裁庭也注意到第二被诉人在主张“贷款协议”无效后,又强调第二被诉人不承担担保人的责任的理由是申诉人未按“贷款协议”的担保范围行事所致。第二被诉人的这种说法,与他主张的贷款协议无效,担保的协议也无效的理由相互矛盾。故此,仲裁庭认为,尽管在签订贷款协议时,申诉人属下金融部不具有法人资格,但事后该协议已由申诉人行为作了补救,第一被诉人和第二被诉人也对此作了认可。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二被诉人主张因“贷款协议”无效,担保协议也无效的说法是不能为仲裁庭所接受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