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律资讯 >  投资欺诈

投资欺诈


 机械设备投资---设备真实价格和订单的虚假价格---当事人
与设备商合谋---设备投资构成的股份虚假---诚实信用原则

裁决书简介

一、案情

      申诉人和被诉人于1986年6月12日签订了“合资经营深圳XX实业有限公司合同书”(以下简称合资合同书)。同年10月30日,深圳市人民政府批准了合资合同书。同年11月14日,深圳XX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资公司)经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登记注册。

      合资合同书规定:

      1.合资公司生产热压花套产品,合资经营期限为10年。

      2.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300万港元:申诉人出资180万港元(其中150万港元用于购买设备),占60% ;被诉人出资120万港元(其中100万港元用于购买设备),占40%。

      3.出资期限为:自合资公司领取工商营业执照之日起90天内,由合资双方分三期缴付。

      4.合资双方共同考察设备选型及落实设备购买厂家。

      5.合资公司产品的70%外销,由合资公司委托被诉人销售。

      6.合资双方按出资比例享受利润和承担亏损。

      合资合同书签订前,双方当事人曾磋商进口二套合资公司生产所需热压模机及配套模具事宜,并约定由被诉人代表合资公司联系设备供应商。被诉人就此事向西德M公司询价及洽商。1986年6月9日(合资合同书签订前三日),被诉人的代表L先生致函M公司,该函主要内容如下:有关购买二套热压模机事,已与吾公司在中国大陆客户作特别安排,将在本月内开出以贵公司为受益人、总额545,701的西德马克信用证(其中AHV-BT-1721型模机单价为308,456西德马克,AHV-BT-1316型模机单价为237,245西德马克)。该信用证金额与贵公司电传报价216,048西德马克(其中AHV-BT-1721型模机单价为121,396西德马克,AHV-BT-1316型模机单价为94,652西德马克)的差额为329,653西德马克。该差额将用于购买原料,因吾公司在中国大陆客户申请外汇困难,请将上述全部差额于七日内电汇到香港汇丰银行W女士帐户。有关模具价款如有差额,请一并汇来。上述安排为整个销售计划的组成部分。因此,吾公司要求贵公司依此办法予以合作,吾公司则保证贵公司之机器售出并收到货款。请对上述安排内容签字确认,并将该函签字确认后的副本寄回吾公司。

      M公司的代表在该函上签字予以确认。

      合资合同书签订后,L先生代表合资公司于1986年6月27日及6月28日分别与M公司签订了二份购买热压模机及模具和备件确认订单。确认订单(1),确认:由M公司向合资公司出售AHV-BT-1721型模机单价为308,456西德马克,paris模具单价为30,000西德马克,三年备件价格为46,268.40西德马克(以AHV-BT-1721型模机单价的15%计算),共计384,724.40西德马克C+F 香港。确认订单(2),确认:由M公司向合资公司出售AHV-BT-1316型模机单价为237,245西德马克,mucnchen模具单价为28,000西德马克,共计265,245西德马克C+F 香港。上述两份确认订单的货款均以100%的保兑的、不可撤销的信用证支付。

      关于支付上述两份确认订单货款事宜,申诉人与被诉人商定:申诉人按确认订单(1) 的价格向M公司付款,作为其对合资公司的部分投资;被诉人按确认订单(2)的价格向M公司付款,作为其对合资公司的部分投资。1986年7月4日,申诉人按确认订单(1)的规定,通过中南银行香港分行开出以M公司为受益人、金额384,724.40西德马克的信用证,并于同年12月1日付款赎单。1986年6月30日,被诉人按确认订单(2)的规定,向香港汇丰银行申请开立以M公司为受益人的金额为265,245西德马克的不可撤销的信用证;但在香港汇丰银行于同年7月4日函覆同意开证的当日,被诉人又申请取消上述信用证。1986年7月16日,M公司电传通知被诉人:关于金额为265,245西德马克的信用证正本,将经我往来银行,退回香港汇丰银行,以便贵司能获得款项专用;其余应退还的款项将尽快汇到贵司所指定之W女士帐户上;所定之机器,将分别安排付运。

      其后,AHV-BT-1721型、AHV-B -1316型二台热压模机及其配套模具和三年备件于1986年12月18日运抵合资公司。此外,自1986年12月至1987年2月间,申诉人向合资公司缴付投资款现金共计380,484.71港元;自1986年12月至1987年3月间,被诉人向合资公司缴付投资款现金共计235,834.43港元。

      合资公司成立后,被诉人既不派代表参与合资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也不参与董事会的决策工作。在此期间,申诉人发现被诉人以欺骗手段侵吞向M公司购买设备货款的证据,并多次要求被诉人前来合资公司解决问题,但未有结果。1990年1月15日,申诉人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分会申请仲裁。申诉人在“仲裁申请书”中要求被诉人:

      1.缴清拖欠的出资款964,165.57港元。

      2.退回骗走的购买热压模机货款127,260.50西德马克(折合为462,591.92港元)。

      3.承担合资公司的部分亏损3,390.70港元。

      4.承担本案全部仲裁费。

      1990年2月3日,深圳市会计师事务所根据合资公司的委托,出具“查帐报告”,查证合资公司自成立之日起至1989年12月31日止的累计亏损额为165,912.09元人民币。

      1990年6月17日,申诉人向仲裁庭提交“关于仲裁申请书的补充、变更说明”。申诉人在该份文件中将其在“仲裁申请书”中的第3项请求事项变更为:要求被诉人承担合资公司的部分亏损19,212.62元人民币。

      申诉人书面及口头申述具仲裁请求之理由要点如下:

      (一)申诉人已按合资合同书的规定缴足其应缴的出资额180万港元,其中包括:向合资公司缴付现金380,484.71港元;替合资公司支付了热压模机等设备货款384,724.40西德马克(按1:3.635汇率折算为1,398,473.19港元)及确认订单(1)项下货物的海运保险、报关等费用21,042.34港元。

      被诉人向合资公司缴付了现金205,475.50港元,替合资公司支付了确认订单(2)项下货物的海运保证、报关等费用16,474.43港元,为合资公司去西德考察设备花费13,884.50港元,实际共出资235,834.43港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8%;尚欠缴出资964,165.57港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32%;但却虚拟投资120万港元,占有了合资公司40%的股权。其理由是:被诉人按确认订单(2)的价格替合资公司支付的购买AHV-BT-1316型热压模机等设备的货款265,245西德马克(按1:3.635汇率折算为964,165.57港元)是虚假的。在合资合同书签订前后,被诉人瞒着申诉人与M公司合谋,将AHV-BT-1721型模机的价格由M公司电传报价121,396西德马克提高到确认订单价308,456西德马克(提高2.54倍),将AHV-BT-1316型模机的价格由M公司电传报价94,652西德马克提高到确认订单价237,245西德马克(提高2.5倍),由被诉人赚取其中的差价。由此推算,paris模具、muenchen模具以及三年备件的实际价格均应比确认订单规定的价格低2.5倍,其实际价格分别是12,000西德马克、11,200西德马克和18,215.90西德马克。综上所述,二台热压模机、二套模具及三年备件的实际价格共计为257,463.90西德马克。申诉人按确认订单(1)的价格支付给M公司货款384,724.40西德马克,已超过上述全部设备实际价格的总额,其差额127,260.50西德马克被M公司汇付被诉人。M公司还将被诉人通过香港汇丰银行开给其的金额为265,245西德马克的信用证退还被诉人,为此,被诉人不但分文未付购买热压模机等设备的货款,还骗取了与此相应的合资公司32%的股权;被诉人并侵吞了申诉人付给M公司购买热压模机等设备货款的余额127,260.50西德马克(以l:3.635汇率折算为462,591.92港元)。被诉人应向合资公司缴清其拖欠的出资额964,165.57港元,并将其侵吞的462,591.92港元退还申诉人。

      (二)双方当事人已向合资公司出资共2,035,834.43港元,其中申诉人出资180万港元,占88.42%,被诉人出资235,834.43港元,占11.58%。依据深圳市会计师事务所于1990年2月3日作出的“查帐报告”,被诉人应承担合资公司亏损总额165,912.09元人民币的11.58%,即承担亏损额19,212.62元人民币。

二、仲裁庭的意见

      仲裁庭审阅了申诉人提交的全部证据,并对案情有关的事实进行了调查,现做出如下分析和判断:
      (一)依合资合同书规定,申诉人和被诉人向合资公司的出资额合计为300万港元,而其中有250万港元的金额用于购买合资公司生产所需的机械设备,即生产热压花套产品的热压模机及模具等(申诉人承担150万港元,被诉人承担100万港元),占双方当事人出资额的83.3%。因此,机械设备的投资构成了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主要部分,也是申诉人和被诉人履行出资义务的基本内容。

      (二)依双方当事人的约定,由申诉人和被诉人分别按照被诉人代表L先生与M公司所签购货确认订单(1)和购货确认订单(2)规定的价格和条件,向M公司开出信用证支付设备货款,以履行各自的出资义务。申诉人按上述约定向M公司支付了384,724.40西德马克(折1,398,473.19港元),加上其支付的货物运输保险费、报关费21,042.34港元等,己完全履行设备出资义务。

      (三)但本案的证据表明,合资公司向M公司订购两套热压模机及配套模具和备件这笔交易,从始至终都在一场事先策划的骗局支配下进行,这场骗局的策划者就是被诉人。1986年6月9日被诉人代表L先生致M公司的信函,包含了这场骗局的全部计划。该信函的内容显示:

      1.代表合资公司向M公司订购设备的被诉人,在与M公司签订设备确认订单之前,早已知道M公司出售设备的真实报价;然而他却主动要求以高于设备真实价格2.5倍的价格作为订购设备的正式价格并开立信用证,支付货款,同时要求M公司将高于设备真实价格而多支付的货款汇回其指定的银行帐户,并谎称这样做的原因是由于其中国大陆的客户申请外汇困难。

      2. 被诉人向M公司表示,按照其提出的办法行事,是M公司售出设备、收取货款的条件,即“是整个销售计划的组成部分”,并要求M公司予以签字确认。M公司的签字确认,等于与被诉人达成了制造交易的虚假价格,以协助被诉人侵吞欺诈所得货款的秘密协议。

      (四)此后,两份设备确认订单的签订、申诉人384,724.40西德马克的汇出,以及被诉人所开信用证的撤销,都是被诉人所策划的骗局。

      由于该骗局的实现,申诉人付出的384,724.40西德马克的货款,只买来实际价格为257,463.90西德马克的设备及配套模具和备件,给合资公司和申诉人造成重大损失;由于该骗局的实现,使被诉人不但没有付出设备货款,未履行其应负的出资义务,且侵吞了127,260.50西德马克的设备货款。

      (五)依照中国的法律,任何在中国境内从事民事活动的当事人,在民事活动中都是遵循诚实信用、公平的原则,并应尊重社会公德。作为合资公司合资者的被诉人,本应诚实地履行其向合资公司出资的义务,通过其在合资公司投资和经营的努力,获取正当的、合法的利益。但本案案情表明,被诉人并无投资建立合资公司的诚意。被诉人以履行设备出资义务为名,与M公司合谋设置圈套,骗取货款的行为,完全是一种商业欺诈行为。被诉人的行为不但违反了中国的法律,而行违背了国际社会所公认的、基本的商业道德。

      综上所述,被诉人应对其在本案中的商业欺骗行为承担责任。被诉人在合资公司中以所谓“设备出资”所构成的32%的股份是虚假的,应不予承认,被诉人应按合资合同书的规定缴清其应缴的出资额:被诉人非法侵吞的127,260,50西德马克(折462,591.92港元)的设备货款须全部退还合资公司;被诉人应承担合资公司的部分亏损;本案的仲裁费用应由被诉人承担。

三、裁决

      1.被诉人应向合资公司缴清其应缴而未缴的出资额964,165.57港元。此款应在本裁决书作出之日起30日内,由被诉人缴付合资公司。若被诉人逾期未缴,申诉人可按照《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各方出资的若干规定》以及《广东省经济特区涉外公司条例》的规定,行使其权利。

    2.被诉人应退还合资公司购买热压模机等设备的余款462,591.92港元。此款应在本裁决书作出之日起30日内汇付合资公司。逾期不付,按年利率7%计付利息。

    3.被诉人应承担合资公司亏损总额的11.58%计19,212.62元人民币。此款应在本裁决书作出之日起30日内支付合资公司。逾期不付,按年利率7%计付利息。

    4.本案仲裁费由被诉人承担。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

评论分析

      本案例的争议已经超出了普通的投资争议范围,它涉及到一个特殊的纠纷领域---投资欺诈。和多数国家的法律大体相同,在中国,投资欺诈作为商业欺诈的一种类型,如达到一定严重程度,可以构成刑事犯罪。但在仲裁案中,仲裁庭仅能就双方当事人的民事争议进行仲裁,无权也无须就当事人是否构成犯罪作出判断。

      本案当事人争议的内容是,被诉人是否依合同规定其实地投资于合营公司?仲裁庭经过审理后认为,被诉人在合营公司中以所谓“设备出资”所构成的32%的股份是虚假的,应不予承认,被诉人不但没有提供机械设备的投资,还与M公司合谋进行商业欺诈,骗取了合营公司的货款。

      看来,问题出在对合营公司的“设备投资”上。当事人在合营合同中约定,双方投入合营公司的资本额为300万港元,其中有250万港元用于购买机械设备(申诉人负担150万,被诉人负担100万),属合营公司的设备投资。这说明,设备投资构成了合营公司资本的主要部分。关于合资公司的设备投资,中国法律有许多具体的规定,这些规定吸收了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引进外国直接投资方面所积累的经验,以及中国举办合资企业实践中所总结的经验(其中相当多为失败的经验)。这些法律规定大体有两方面内容,一是关于设备技术水平和质量的要求,二是关于设备价格的要求。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下称合资法)第五条规定:“外国合资者作为投资的技术和设备,必须确实是适合我国需要的先进技术和设备。如果有意以落后的技术和设备进行欺骗,造成损失的,应赔偿损失。”在合资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中,规定了外国合营者出资的机器设备必须符合的三项条件:(一)为合营企业生产所必不可少的;(二)中国不能生产,或虽能生产,但价格过高或在技术性能和供应时间上不能保证需要的;(三)作价不得高于同类机器设备当时国际市场价格。这些法律规定的目的,一方面是为防止一些外国合营者利用合营投资方式将其所在国已经淘汰的落后设备、甚至残旧设备变相倾销到中国,占据合营企业股本;另方面为了防止外国合营者利用中国合营者不熟悉国际市场行情的被动地位,乘机抬高设备价格或转手倒卖,谋取销售暴利、自八十年代初中国以举办合营企业方式引进外国投资以来,上述两方面的事例屡屡发生。本案的争议即属于设备价格方面发生的问题。

      在多数情况下,外国投资者都倾向于以设备作价以履行投资义务。许多中国合营者由于信息闭塞或缺少专业知识,难以了解到设备制造商的正常出售价格,外国合营者在设备作价上握有主动权,往往高报设备价格。更有少数中国国营企业的主管人员,在对方给予非法利益许诺诱惑之下,任由外国合营者随意作价。这样的结果,是设备的投资作价往往高于设备其实售价很多,造成外国合营者的“投资掺水”。更有甚者,当合营企业引进的设备需双方共同投资时,如果外国合营者控制了设备来源和作价权,又虚拟了设备价格,可使中国合营者用于购买设备的投资金额相等于、甚至高于设备的其实价格。结果是,外国合营者分文未出就占有了设备投资构成的股本乃至有额外获利。虽然前面引述的法律规定已经确定了外国合营者以设备投资须遵守的原则,但在实际操作上往往疏漏难防。直至1994年,由中国国家商检局和财政部发布的《外商投资财产鉴定管理办法》,为落实前述法律规定提供了实际操作规范。该《办法》规定,中国国家商检局(CCIB)设在中国各地的机构负责管理和办理所在地区的外商投资财产鉴定工作,鉴定的内容包括外商投资财产的品种、质量、数量、价值等。各地商检局出具的鉴定证书是证明投资者投入财产价值量的有效依据,中国的会计师事务所须凭商检局的价值鉴定证书办理外商投资财产的验资。该《办法》的实施,将对一些外国投资者虚报投资设备价格的行为起到抑制作用。

      本案例中,作为中国合营者的申诉人在设备投资上,与许多其他中国企业相比已经采取了较谨慎的作法。例如,在合同中规定由合营双方共同考察设备选型及落实购买厂家,而不是由外国合营者单方面决定;由合营公司直接向设备厂家西德M公司订货并按订单开具信用证,而不是由外国合营者代理。但案情表明,中国合营者在整个交易中仍处于被动地位。被诉人之所以能诈骗得逞,固然凭借其与设备商M公司的合谋关系,而申诉人不了解国际市场同类设备价格行情仍是重要的原因。令人不解之处,是申诉人虽然参与了订购设备考察等工作,但是似乎没有向其他设备供应商或专业咨询机构询价,就轻易地落入订单价格高于实际价格2.5倍的骗局。

    本案例的被诉人通过与设备商合谋制定设备虚假价格,不但分文未付就占据了合营公司设备出资所构成的32%股份,而且骗取了申诉人投资购买设备的部分货款。仲裁庭根据民法的诚信原则,裁决被诉人设备投资构成的虚假股份无效,退还所骗取的货款,并缴清应出资额,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仲裁庭同时裁决,如果被诉人逾期不投资,申诉人有权按照《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各方出资的若干规定》和《广东省经济特区涉外公司条例》的规定行使权利。这里所列举的两个法律规定,前者为国务院批准发布的行政法规,后者为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订的地方法规。两个法规中都规定,当中外合营企业中的一方合营者违反了合营合同规定的出资义务,未如期缴付或缴清出资时,守约的合营者有权要求政府主管机关批准解散合营企业,或者申请批准另找新的合营者继承违约一方在合同中的权利和义务,同时有权要求违约方赔偿损失。这是法律赋予守约合营者一种选择权,守约合营者有权决定终止合营合同,解散企业,或另找合营伙伴,继续经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