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法律资讯 >  注册资本及提前收回投资

注册资本及提前收回投资


  注册资本的性质---实收股本与资本认缴制度---注册资本的构成---合作条件的属性---提前收回投资的条件
 
裁决书简介
 
一、案情
 
  申诉人与被诉人于1986年9月2日签订了“关于合作经营某花园发展有限公司的合同”(以下简称合作合同)。1987年5月11日,市人民政府批准了该合作合同,合作企业经营期限为五年。1987年5月28日,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向合作企业某花园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作公司)签发了营业执照。
  该合作合同第二条规定:申诉人负责提供合作合同规定建筑范围内兴建商住楼宇所需的一切资金,被诉人提供合作合同规定建筑范围内所需要的土地。
  合作企业章程第十条规定,双方提供的合作条件:被诉人提供面积30,000平方米(即3公顷)的土地使用权;申诉人提供开发建造所需的资金4,200,000元人民币。
  合作合同第三条规定:申诉人和被诉人共同合作兴建花园别墅区第一期工程,该工程共建连排式、独院式和公寓式高级住宅共24幢,实际用地3公顷。合作公司总投资4,200,000元人民币,注册资本为4,200,000元人民币。申诉人应于合作合同正式批准生效十个月内分三次投入资金4,200,000元人民币。
  合作合同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合作企业的经营期限为五年。
  合作合同第五条第三款规定:楼宇建成时,按销售所得的收入,减去一切成本费用(包括施工现场五通一平费、钻探测量费、工程建筑费、水电工程费、园林绿化费及设计费、工程保险费、行政管理费、职工工资、劳保福利费、宣传广告费及税项等)所得的净利润提留2%为公司发展基金、储备基金和福利基金。其余按60%归被诉人,40%归申诉人分配。
  合作合同第五条第四款规定:出售楼宇所得资金,应予每批楼宇完工,购楼人士办理入伙及有关银行按揭手续后,即行结算。利益分成应按协议规定分享予甲、乙双方。所存款项经双方同意签字始得动用,每年在完成还本后,按6:4的比例分配利润。
  合作合同第十一条规定:合同经营期满或合同终止,合作企业所有财产,均应清理后按6:4的比例分享予被诉人和申诉人。
  合作合同订立后,在未得到市政府批准的情况下,申诉人与被诉人共同进行了花园别墅的招标与筹建工作。申诉人与被诉人共同作为甲方与乙方施工单位签订了有关首期工程施工合同,并于1987年3月开工。首期工程共建成别墅24幢39套,所建成的别墅已全部出售。
  之后,双方又共同合作兴建了六幢别墅,并已全部出售。
  根据开庭时被诉人的陈述,首期工程兴建的24幢别墅实际用地约2,438公顷,之后兴建的六幢别墅实际用地的0.6公顷。申诉人对此未提出异议。
  1987年9月3日,申诉人和被诉人签订了某花园发展有限公司扩大经营规模、增加投资的补充合同书。市人民政府于1987年10月16日批准了该补充合同。市政府于1988年12月28日批准解除该补充合同。
  申诉人和被诉人在第一期工程结算问题上发生争议,申诉人遂于1989年7月25日将有关争议提请深圳分会仲裁。
  申诉人在仲裁申请书中提出如下要求:
  (一)请求确认合作企业第一期工程的注册资本人民币4,200,000元是由诉人的投资款所构成,该企业第一期工程的建筑成本亦是由申诉人的投资款所构成,因此,该项注册资金不属于合作企业的共有财产。
  (二)请求确认合作企业第一期全部建帐单据的合法性
  被诉人在仲裁反诉书中提出如下反诉要求:
  (一)合作企业第一期工程的注册资本4,200,000元人民币是企业资产,属合作企业所有,归合作双方所享有。
  (二)申诉人未按合同规定投资,己构成违约。根据合作公司合同第十二条规定,申诉人应赔偿被诉人违约?4,000元人民币。
  (三)应将申诉人采取弄虚作假和虚报帐目方式所取得的全部非法收入港币607,980元,从已向企业报的帐目中扣除。
  (四)由于申诉人违反合作企业合同,并采取欺骗方式,牟取非法所得,已丧失了与被诉人继续合作的基础,因此,被诉人请求提前终止合作企业合同,按照《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办理合作企业的资产、债权、债务清算后,根据合作合同第十一条规定由被诉人、申诉人按6:4比例分成。
  (五)由申诉人承担此案全部仲裁费用及被诉人的律师费用。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要点及各方提出的理由如下:
 
  (一)关于注册资本
 
  1.申诉人提出,注册资本是指企业在政府部门登记注册的自有资本的总额,是指记载在合同、章程上并经主管机关核准登记的资本总额。合作合同规定合作企业总投资为4,200,000元人民币,注册资本为4,200,000元人民币,这是根据国务院的“总投资在3,000,000美元以下的,其注册资本应与投资总额相一致”的规定确定的。合作企业的注册资本4,200,000元人民币,实际上就是申诉人的投资总额,也就是根据某花园的建设规模确定的建设成本。合作合同第二条第四款和第三条清楚地规定了提供企业注册资本资金的责任在申诉人,合作企业的注册资本是由申诉人投资的4,200,000元人民币所构成,与被诉人无关,因此,该项注册资金不属于合作企业的共有财产。
  申诉人在提供的材料和在开庭的陈述中还提出,合作合同第五条第四款规定:出售楼宇所得资金,每年在完成还本后,按6:4的比例分配利润。该款所指“还本”即归还申诉人的投资成本;申诉人收回投资的方式是从出售楼宇所得资金中逐年收回。合作企业应先还申诉人投资4,200,000元人民币,然后按6:4的比例分配利润。
  2.被诉人提出,根据《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及合作合同第二条第四款和第三条的规定,申诉人是提供现金4,200,000元人民币、被诉人是提供土地使用权作为合作条件。上述现金投资和土地使用权提供给合作企业后,即成为合作企业的财产。双方在合同中议定将申诉人的现金作为注册资本,这是属于合作企业对申诉人投资的安排,注册资金一经投入,即为合作企业的财产。
  被诉人在陈述中还提出,根据《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外方投资者要先行收回投资,必须是合作企业的全部固定资产归中国合作者所有,而某花园合作项目根本不属于这种合作形式。申诉人提出其应先收回投资成本,然后再按6:4的比例分配利润是违反上述法律、合同及章程的规定的。
 
  (二)关于建帐单据
 
  1.被诉人提出,申诉人向合作企业报帐的单据中,有某企业公司等六家公司开具的发票,这六家公司均为申诉人的法定代表人本人及其亲属等当持牌人的无限公司,为申诉人向合作企业报帐开具加价发票,虚报607,980港元,应按国家审计署于1989年10月11日作出的审计结论和处理决定为依据,从合作企业的帐目中剔除。
  2.申诉人认为,被诉人的上述请求是不能成立的,理由是:某企业公司等六家公司均为经过登记注册的独立法人,在为合作企业采购建筑材料时将其经营费用开支体现在出货价格中,是一种正常的商业行为;合作企业所有进口设备材料的单据均经过合作公司正、副总经理签署确认,蛇口中华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审计报告也确认了合作公司全部财务报表的合法性,被诉人没有理由不予承认。
 
  (三)关于出资形式
 
  1.被诉人认为,申诉人采取自行向施工队结算楼宇工程建筑费等形式代替现金出资,违反了合同第三条关于出资的规定。申诉人未在中国境内建帐,违反了合同和中国有关法律规定。申诉人没有按期注入资金,致使被诉人被迫垫付工程费达1,633,422.60元人民币外汇券和近400,000元港币。由于申诉人的上述行为构成违约,申诉人应按合同第十二条规定向被诉人赔偿违约金。
  2.申诉人认为,不存在申诉人擅自改变合作合同规定的出资形式问题,改变的只是支付方式。现金支付方式的改变也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根据当地建设指挥部的指示,并在被诉人的参与下实施的,而且事前得到被诉方确认。法律并未明确规定改变现金支付方式须经报批,即使需要报批,责任也在被诉人。
  申诉人认为,在花园首期工程开工时,合作合同尚未正式生效,合作企业也未成立,因此,要在中国境内以合作企业名义建帐是不可能的。合作企业成立后不久,申诉人即按照董事会决议将有关财务资料提供给合作企业财务部审核和进帐。
  申诉人认为,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报告书》和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组的《审计报告》,都认定申诉人的投资总额超过了注册资本。被诉人提出申诉人投资不足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四)关于提前终止合作合同
 
  1.被诉人认为,由于申诉人违反合作合同规定,并采取欺骗方式牟取非法利益,丧失了与被诉人继续合作的基础,因此,被诉人请求提前终止合作合同,对合作企业进行清算后按6:4的比例分配企业剩余资产。
  2.申诉人在开庭审理时提出,只有在合作企业先偿还申诉人投资人民币4,200,000元的条件下,才同意提前终止合作合同。
 
二、仲裁庭的意见
 
  仲裁庭审阅了双方当事人分别提交的仲裁申请书、仲裁反诉书和有关证据,多次开庭听取了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论后,仲裁庭作如下分析和判断:
 
  (一)关于注册资本
 
  仲裁庭认为,合作企业于1987年5月经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核准登记,已取得企业法人资格。《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七条规定法人应当有必要的财产或者经费。《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注册资金是国家授予企业法人经营管理的财产或者企业法人自有财产的数额体现。依据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合作企业的注册资金4,200,000元人民币是合作企业的自有财产,因此,申诉人提出的确认合作企业注册资金不属于合作企业的共有财产的要求不能成立。
 
  (二)关于先行收回投资成本
 
  申诉人在仲裁过程中提出,按照合作合同的有关规定,申诉人应从合作企业出售楼宇所得的资金中,先行收回投资成本4,200,000元人民币,被诉人对此持不同意见。仲裁庭认为,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主张涉及偿还投资的办法,是不同于注册资金是否合作企业自有财产的另一个问题。申诉人没有依照《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的规定在其向深圳分会提交的仲裁申请书中,将上述先行收回投资成本的主张作为仲裁申请的一项要求提出,直至本案审理终结之日止,申诉人也没有增加仲裁要求。因此,仲裁庭对申诉人提出先行收回投资成本的问题不予以审理。
 
  (三)关于建帐单据
 
  双方对建帐单据的争议,实质上是对国家审计署作出对合作企业关于由某公司等六家公司开具的报帐单据不能作为报帐凭证,应从工程成本中剔除港币576,726.07元的审计结论和处理决定应否执行的问题。仲裁庭认为:
 
  1.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条例》第二条、第十二条、第十四条的有关规定,国家审计署有权对合作企业进行审计。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被审计单位对终审结论和决定不服的,可以向终审机关提出申诉,但申诉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申诉人或者合作企业曾提出过申诉。
  3.申诉人未向仲裁庭提交充分的证据来证明国家审计署的审计结论和审计决定不应予以执行。
 
  因此,国家审计署关于由香港某企业公司等六家公司开具的报帐单据不能作为报帐凭证,并从合作企业工程成本及原有材料中剔除港币576,726.07元的审计决定应予以执行,申诉人提出的确认合作企业全部建帐单据的合法性的要求不能成立。
 
  (四)关于出资形式
 
  仲裁庭认为,合作合同签订后尚未获审批机关批准期间,双方都要求提前施工建别墅,并于1987年3月16日,以申诉人和被诉人为甲方,以工程建筑队为乙方,分别与3个工程建筑队签订3份花园别墅首期工程施工合同。合同规定,在合同生效后五天内,甲方先付不少于合同承包价总金额的30%预付款给乙方。合同生效后就进行施工,并支付了一定的工程费用。1988年,合作企业董事长(被诉方委派)和总经理(申诉方委派)共同签署的,以合作企业董事会名义给委托验资的会计师事务所的一份通知中说:经甲乙方(指被诉方与申诉方)研究,为工程顺利迅速进行,双方同意兴建楼宇资金暂由乙方直接拨付施工单位,该等工程款项视为乙方投资。另,乙方在期间所投入之全新面包车一辆的费用,及代垫付之有关运输费、装卸费等项开支,亦均作为乙方投资。上述说明,改变出资形式是经双方协商同意,并非申诉人擅自改变的。因此,被诉人提出的向申诉人索赔违约金人民币84,000元的要求不能成立。
 
  (五)关于提前终止合同
 
  仲裁庭认为,申诉人和被诉人在合作合同第三条中约定合作公司的经营范围是:申诉人和被诉人“共同合作兴建花园别墅区第一期工程,该期工程共建筑运排式、独院式和公寓式高级住宅共24幢,实际用地3公顷,双方共同出售第一期商住楼宇和共同兼营商住小区的有关生活、娱乐和交通服务附属设施。”而在市政府批准合作合同的批文中则规定合作企业的经营范围是“在别墅区的3公顷范围内合作兴建与出售商住楼宇共24幢,7,000平方米。”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签发的营业执照中,则规定合作企业的经营范围是“兴建与出售商往楼宇”。因此,合作企业的经营范围应以市政府的批文及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签发的营业执照中的规定为准。
  合作合同订立后,申诉人和被诉人共同合作,兴建了24幢楼宇,24幢楼宇建成后己全部出售。合作企业在其经营范围内的经营目的已经达到。
  由于市政府批准解除了双方签订的“合作公司扩大经营规模,增加投资的补充合同书”,合作企业己不可能继续经营。
  仲裁庭认为,虽然合作企业的经营期限尚未届满,但上述理由已足以证明应提前终止合同。
 
  (六)关于被诉人提出的,由申诉人承担被诉人的律师费用的要求;仲裁庭认为,被诉人没有具体、明确地写明其要求,且未提出任何理由和证据以证明其要求是合理的,因此,被诉人该项要求应予以驳回。
 
  (七)基于前述分析,申诉人提出的两项申诉要求应全部予以驳回。因此,申诉人应承担其预缴的全部仲裁费和办案费; 被诉人共提出五项反诉要求,其中一部分要求仲裁庭认为应该予以驳回,另一部分要求得到仲裁庭的支持;因此,被诉人预缴的反诉仲裁费和办案费,应按照这两部分反诉要求的争议金额的比例由被诉人和申诉人分担。
 
裁 决
 
  基于前述案情和双方的争议及仲裁庭的意见,仲裁庭作出裁决如下:
  1.确认合作企业的注册资金4,200,000元人民币是合作企业自有的财产,驳回申诉人提出的确认该项注册资金不属于合作企业的共有财产的要求。
  2.应根据国家审计署对合作企业的审计结论和决定,从合作企业的工程成本及库存材料中剔除港币576,726.07元,驳回申诉人提出的确认合作企业第一期工程的全部建帐单据的合法性的要求。
  3.驳回被诉人提出的向申诉人索赔违约金人民币84,000元的要求。
  4.申诉人和被诉人签订的“关于合作经营某花园发展有限公司的合同”,应予终止。对合作企业的资产和债权、债务应按照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合作合同的约定进行清算。
  5.驳回被诉人提出的由申诉人承担被诉人的律师费用的要求。
  6.本案仲裁费人民币120,360元、办案费人民币8,000元。申诉人应承担仲裁费人民币117,690元、办案费人民币4,000元;被诉人应承担仲裁费人民币2,670元、办案费人民币4,000元。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