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公告 > 新闻动态

冯巍:做好国际仲裁工作,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制度衔接融合

2019-01-11 19:09:32     来源:     

国务院港澳办前副主任、

深圳国际仲裁院理事会前理事 冯巍

 

做好国际仲裁工作,

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制度衔接融合

——冯巍在深国仲新规则解读

暨仲裁员培训交流会上的致辞

 

 

尊敬的罗东川副院长,费老,各位理事,各位嘉宾和各位仲裁员:

 

大家上午好!

 

刚才主持人郭晓文理事对我做了一个介绍:国务院港澳办前副主任、深圳国际仲裁院理事会前理事。虽然今天来出席本次活动经过了国务院港澳办领导批准,但这个介绍让我感觉很轻松,“无官一身轻”。我觉得最高院罗东川副院长刚才谈到的很多意见对于深圳国际仲裁院未来的发展,对于各位仲裁员高质量地做好仲裁工作,都具有指导意义。罗东川副院长同时也介绍了最高院“一站式”国际商事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这是我们做好国际商事仲裁的大背景,具有重要意义。与最高人民法院不同,国务院港澳办和仲裁系统没有直接的业务关系,作为我个人来讲,我是一个曾有31年律师执业经历的法律工作者,也许将来我也能有幸成为在座仲裁员中的一员。今天,我就以一个同行的视角简单地谈谈三点体会:如何看待面向未来的国际仲裁工作,如何在国家长远战略发展的进程当中发挥仲裁员的作用?如何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制度融合?如何加强三地法律界同行的联系、沟通和交流,促进港澳回归后的发展?

 

第一点,做好国际商事仲裁对中国“走出去”的长远战略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去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中央专门召开了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做了非常重要的讲话。在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系统地提出了面向未来的国家发展战略,其中之一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要“走出去”,要参与国际竞争,参与全球治理,参与未来国际规则的制定。国际商事仲裁规则是国际经济秩序当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实际上,当今世界国际经济秩序建立在普通法基础上,通行的语言是英语,通行的程序是普通法程序,一些基本的理念也是普通法的理念。在过去的发展进程中,深圳国际仲裁院在仲裁规则的制定方面走在了国内仲裁机构的前列。深圳国际仲裁院新仲裁规则和国际通行的仲裁规则是接轨的;因此,学习好、用好这套新仲裁规则,认真按照新仲裁规则办好案件,能够为中国参与全球治理和国际商事规则的制定发挥非常积极的作用。以上是我的第一点体会。

 

 

第二点,做好国际商事仲裁有助于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和发展。大家知道,在去年的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规划,习近平总书记在两会期间对广东代表团的讲话当中,就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做了非常清晰的阐述。刚才罗东川副院长讲到,深圳国际仲裁院处在国家改革开放的前沿,实际上深圳国际仲裁院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进程当中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9+2”的组合:广东省的9个市加上香港和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我们概括为“一国两制三个独立的关税区和三种不同货币”。要构建一体化的粤港澳大湾区,实际上我们面临着非常繁重的任务和非常严峻的挑战。韩正副总理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的组长。去年9月,韩正副总理主持召开了粤港澳大湾区第一次会议,并在这次会议上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我相信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进程中,今年会推出重要的举措。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目标是什么?就是要建立一个世界一流的湾区,这个湾区将会是美国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日本东京湾区功能的总和。纽约湾区的主要产业是金融业,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旧金山湾区的主要产业是信息科技和生物产业,深圳是中国的信息产业中心;东京湾区的主要产业是高端设备制造业和港口业,广东省在制造业方面是中国非常重要的基地。中国未来的规划是希望能够用五年、十年或者更长时间把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一个一流的国际湾区。有一些经济学家做过统计,粤港澳大湾区在2020年后的GDP产值可能会接近甚至超过日本。因此,粤港澳大湾区未来的发展前景是非常好的。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实际上涉及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硬件,即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另一方面是软件,即制度的衔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进展不错:去年广深港高铁开通了,港珠澳大桥通车了,今年香港会开通一个新的口岸,一小时生活圈可在两三年之内基本建成。基础设施方面没有什么问题,那么最主要的问题是什么?是软件,是制度方面的衔接。粤港澳大湾区真正建成实际上要求粤港澳三地在“四流”,即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方面顺畅地流通。由于是“一国两制”,且涉及三个独立的关税区和三种不同的货币,所以在实现生产要素流通的问题上,我们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韩正副总理明确提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关键是制度创新,因此,我们在座的各位仲裁员肩负着重要的使命。国际商事仲裁可以为解决产权的归属提供方案,这也是物流和资金流的条件。深圳国际仲裁院新规则里面包含金融借款争议仲裁规则、海事物流仲裁规则和网络仲裁规则,也就是说,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问题都在我们仲裁员的工作范畴之内。我认为,深圳国际仲裁院新规则这种程序性的制度接轨实际上有助于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在制度方面的融合,有助于促进粤港澳大湾区总体经济规模的增加和经济素质的提升,因此,在座的各位仲裁员任重道远。这是我的第二点体会。

 

第三点,我想深圳国际仲裁院和在座的各位仲裁员还肩负着另外一项使命,就是加强我们三地法律界同行的联系、沟通和交流,促进香港、澳门回归后的发展。到今年,“一国两制”已在香港成功实践了22年,在澳门成功实践了20年。在实践过程中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主要在政治和法律领域。香港法律界实际上是一支重要的社会政治力量,也是非常重要的社会意见领袖团体。一旦出现一些较大的社会政治事件时,香港律师会和大律师公会中的一些知名律师、大律师会从法律的角度谈一些意见,对香港民意和政治走向有着很大影响。大家也都知道,“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社会主流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也是资本主义的。香港法律界一些人士对中国内地的政治体制和法律制度,包括司法制度、仲裁制度及法律工作者的专业素质,实际上了解的并不非常客观、准确和全面,有些人士可能还存有一些偏见。所以,要争取人心的回归,法律界的工作非常重要。法律界的工作不是通过政治说教或政治宣示就能有转变的,最主要的还在于业务方面的交流,通过业务合作让港澳法律界认识、了解国家的宪政制度与法律体系,认识、了解内地法律从业者的专业素质,从而增进港澳法律界对国家的认同和了解,促进人心的回归。因此,在座的各位仲裁员确实是任重道远。今天的新规则解读和仲裁员培训交流会对于未来深圳国际仲裁院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这里,我代表国务院港澳办,并作为一名31年的法律从业者预祝这次会议取得圆满成功,也预祝在座的各位仲裁员在业务上有长足的发展。

 

谢谢大家!